侦探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 飞来的横财

飞来的横财

收藏 作者: 张馨雨 来源: 《故事林》2005年第8期 时间: 2013-04-02 阅读: 在线投稿

  这天晚上10点多,空旷的大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了。王二伟骑着他的“倒骑驴”人力三轮车在回家的路上慢慢地骑着。他和老婆都已下岗两年多了,他们原来在工厂里只是一般的工人,既没有学历也没有技术,况且又都是快40岁的人,很难再找到一份工作。他们只好自己想办法,王二伟的老婆找到一份送报纸的活儿,而王二伟就买了这辆三轮车拉货挣钱。儿子学习成绩很好,再有一年就要高考了,可是上大学的费用还没有着落。为了多挣点钱,每天王二伟都干到很晚。

  路过市医院门前时,路边停着一辆红色的捷达出租车。他看到那车牌号是“1818”,就多看了一眼,心想“1818”都说是“要发要发”的意思,你看人家这车牌号多吉利。这样胡思乱想着已绕过出租车骑了过去,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又看了那个吉祥号码一眼。就在这时,只听“咣”、“哎呀”两声,回头一看,一个金黄色披肩发的人已被自己的三轮车撞倒在地上。王二伟感到很奇怪,自己刚才回头时车的正前方一个人也没有啊,怎么一转眼就撞了人呢?莫不是有人故意撞他的车意图讹诈?这种事他以前也遇到过。可是不管怎样,车撞了人总不能不管。王二伟急忙下车过去想扶起那人,这时他才看清,那个留金黄色披肩发的人竟然是个男人。可是那人好像很害怕王二伟靠近,竟挥拳向王二伟打来。王二伟一闪身,那人从地上爬起来,把左手一直紧紧拎着的一个开口纸拎兜往怀里一抱,慌慌张张地跑向后面停着的1818号出租车,一上车出租车就飞快地开走了。王二伟觉得奇怪:如果说他怪自己撞了他,为什么会逃也似的跑了?如果说不怪,为什么又挥拳打人?王二伟看着“1818”掉头开远了,才回过神来想看看车有没有撞坏。忽然他看见车前方的地上散落着几沓东西,蹲下借着路灯一看,王二伟傻了。是钱!百元大钞整整5捆,那就是5万啊!王二伟活了快40年了,这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钱!他蹲在那里呆了足有两三分钟,等醒过神来,他赶紧四下看了看,见一个人也没有,忙一划拉把钱捡起来,迅速塞到三轮车横梁上挂着的破衣服里,又把两个衣袖打了死结系牢在车的横梁上。弄完后飞身上车,朝着回家的方向猛蹬起来,心想这下儿子上大学的学费算彻底有了着落了,老婆、儿子知道了不定多高兴呢!

  骑出很远后,王二伟的兴奋劲儿过去了。他忽然想到了那个丢钱的人,他发现丢了这么多的钱后会怎么样呢?会不会自杀?想到这,他激凌凌打了个寒战。随后又想,那人拿这么多钱急急忙忙地去干什么?会不会是去赶着救人?如果是,那么没了这笔钱会不会耽误了救命大事?天哪!自己可不能只为了儿子上大学就贪财害命啊!儿子的学费自己还可以慢慢挣,人一旦死了可就再也活不过来了啊!这样想着,王二伟不知不觉地掉转了车头,向刚才撞人的地方骑回去,边骑边在心里做着思想斗争。一会儿想这也许是天赐给自己的横财,是天意,于是就又掉过车头朝家的方向骑去;过一会儿又想绝不能贪财害命,就再掉头向来路骑回。这样反复了两次后,王二伟终于战胜了自己心中对钱的强烈渴望,一口气骑回了撞人的地方,下车坐在马路边。他相信那个人发现丢了这么多钱一定会回来找的,自己就在这里等他好了。王二伟坐在那里等了两个小时也没等到有人来,他心想,要不算了,把钱送到派出所去,让警察去找失主吧。他正想站起来,就听后面有人恶狠狠地低声喝道:“起来,把钱交出来!”他想自己本来也没想不交啊,不然干吗在这里等这么久?这个失主一定是急疯了,这么粗鲁!于是很坦然地站了起来,转身一看,不禁吓了一跳!一柄明晃晃的尖刀已经顶在了自己的胸口,持刀的人根本就不是金黄色披肩发,而是一个光头!王二伟马上意识到自己遇到歹徒了。对这种事,他和他老婆倒是早就有思想准备。王二伟的老婆早就叮嘱他,如果半夜遇到抢劫的歹徒,千万不要吃眼前亏,要钱就给他,只要王二伟人没事,钱总还能挣回来。王二伟也觉得老婆说的不无道理,所以这次他也没想反抗。他说:“老弟,别急,我全给,我全给。”说着手伸入衣袋,把这一天的血汗钱都掏了出来,垂着手假装哆嗦着把钱递了过去。光头伸手刚要接,王二伟的手却突然向上移了两尺多,把钱递到了光头的眼前,并同时说:“看,全在这里了。”光头的手和目光也快速地随着王二伟的手向上挪了两尺多,没等光头接住,王二伟手一松,钱向地上散落下去。光头一愣神,王二伟迅速躲过了顶在心口的刀尖,同时一脚向光头小腹踹去。光头重重挨了一脚,疼得一哈腰,等他直起腰挥刀再找王二伟时,王二伟早已跑远了。光头骂了几句后,骑上王二伟丢下的三轮车飞也似的逃走了。

  王二伟跑了一阵,见光头并没追来,就收住了脚步。这时他突然想到那捡来的5万元钱还在车上,不由急火攻心,差点没栽倒在地上。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他只好一步一步向家挪去,回到家天已快亮了。王二伟说了自己的遭遇,老婆和儿子都说,平安回来就好,车丢了就丢了吧,明天再买一辆就是了。至于那5万元钱,反正咱们也不想要,更不用放在心上,况且那不是咱们从失主身上拿来的,也不是故意弄丢的,失主也怪不到咱们头上。虽然妻儿都劝,王二伟还是上火,第二天就病倒了,吃过药后昏睡了一天。第三天,老婆早晨去取了报纸回来,服侍他吃过药后,给他留了一份当天的报纸,就出去分送报纸了。王二伟醒来后,顺手拿过报纸看起来,突然他看见一则消息,标题是:悬赏捉拿抢劫银行的大盗。

  7月23日晚,本市一家昼夜营业的储蓄所遭到一蒙面歹徒持枪抢劫,劫匪共抢走人民币50万元。目前警方正全力侦破此案,知情者若能提供有价值的破案线索,警方据此线索抓获罪犯后,将重奖线索提供者人民币5万元……

  看到“劫匪”二字,王二伟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扔下报纸,倒头睡觉去了。第四天,老婆临走又给王二伟留下一份报纸,王二伟醒来后翻看了一下,又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

  ……警方已抓获一名7月23日晚抢劫储蓄所的嫌疑犯。昨天,有一妇女在超市购物时,交给收银台的一张百元钞票的号码恰好在日前银行被抢的钞票号码范围内。警方根据超市的录像找到了该妇女,但这位妇女声称这张钞票是自己在打麻将时从一光头赌友处赢来的。根据这名妇女的指认,警方又找到了她的这位光头赌友陈某。陈某见到警察时先是狂逃,而后持刀拒捕,最后被警方制服,并在其身上搜出银行被抢人民币1000元。但陈某拒不承认自己抢劫过银行,只承认这些钞票是他在7月23日晚抢劫一辆人力三轮车时得来的,一共只有5万元。警方已从陈某家中起获了余下的赃款。由于重要物证——抢来的三轮车已被陈某卖掉不知去向,所以警方目前对陈某的口供尚不能完全采信。近日内如陈某不能提出有力证据证实这些钞票的真正来源,他仍将被以抢劫银行罪送上法庭。同时警方也希望广大市民继续提供有价值的破案线索,并希望在7月23日晚被抢劫三轮车的车主尽快协助警方调查……

  天哪,那5万元钱竟然是从银行抢的!幸好自己没有据为己有,又幸好被这个光头陈某抢了去,不然说不定现在关在看守所里的那个倒霉蛋儿就是我王二伟了!这样看来,那个金黄色披肩发才是抢银行的劫匪,一定是那家伙自己疯逃时撞在了三轮车上,他手中纸拎兜里装着的50万元掉出了5捆,而那家伙又急又慌没来得及看就逃了。那么自己该不该去把这一线索提供给警方呢?王二伟犯了难了。

  按理说,即使没有悬赏,自己也应该把知道的告诉警方。可是,万一警方最终抓不到金黄色披肩发,又怎么能证明自己三轮车上5万元的来历呢?自己不成了抢劫银行的重大嫌疑犯了吗?想着想着,王二伟退却了。他决定无论如何自己绝不去警局!可是不去,就这样让真凶逍遥法外吗?王二伟想得头昏脑胀也没有结果

  晚上老婆回来后,王二伟就和老婆说了这件事。老婆倒觉得这件事极其简单:“不就是告诉警察那个留着金黄色披肩发的男人上‘1818’号红色捷达出租车了吗?我去说就行了。抢银行的是男人,警察当然没有理由怀疑我。我可以说那天我和你吵架后赌气到外面闲逛,结果碰巧看到了留金黄色披肩发的男人慌慌张张撞上了三轮车,纸袋中掉出东西,金黄色披肩发没有注意,爬起来后上了‘1818’号出租车,随后三轮车主捡到东西并等候失主,最后遭光头抢劫。这样不就行了吗?警察只要找到出租车,就能知道那个金黄色披肩发最终去了哪里,还愁抓不到他吗?”王二伟想想有理,就让老婆去了警局。

  10天后,警方根据王二伟老婆提供的线索,抓住了金黄色披肩发。又过了几天,王二伟的老婆从警局领回了5万元奖金!

编辑:木瓜
复制 更多
上一篇:误导 下一篇:怎么也没想到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