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 谁是真凶

谁是真凶

收藏 作者: 王成凤 来源: 《故事林》2005年第10期 时间: 2013-05-10 阅读: 在线投稿

  肖集乡大山村种瓜状元劳怀春,昨夜于瓜棚里突然失踪了,儿女们四处寻找不着,便向县110报了案。刑侦队长孙权保立即率领助手小梁、法医老邱和乡派出所吴所长、民警小刘等驾 车来到案发现场勘察。

  劳怀春虽然年近古稀,矮小精瘦,但眼不花,耳不聋,精力充沛,身子骨硬朗,干起农活堪称行家里手,尤其擅长种瓜,曾被县里评为种瓜状元。今年春,他引种了西瓜之王——赛芒太 空瓜种。这种瓜在第二届中国农博会上被誉为“瓜祖”,一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还为之题写了“西瓜之冠”四个大字,难怪劳怀春迷上这种瓜。该瓜亩产比普通瓜增产三倍以上,为长 椭圆形,皮淡绿色,瓤深红,甜度13%,冰糖味,既好吃又好看,深受群众喜爱,市场上也特别畅销。

  劳怀春人老心不老,为了多赚钱给儿孙们盖新楼,一下子种了五亩西瓜。他起早摸黑,整个心思都放在种瓜上。为了掌握西瓜生长情况,索性于瓜田西头搭起窝棚,吃住都在那里。经他 精心培育看护,西瓜长势喜人。夏秋之际,满田横七竖八地睡着长枕似的大西瓜,尤其是他特护的那颗留种的西瓜王,足有六十来斤重,油光发亮的瓜皮上,绿色中镶嵌着一条条乳白色的花 纹,好像美国星条旗,煞是好看。他把它视为至宝,儿子媳妇来田里帮忙时,碰都不让碰,生怕伤着它。劳怀春看着满田的西瓜,心里乐得甜滋滋的,睡梦中都在脑海里盘算,每亩瓜若卖万 把八千,就能收入四万余元,盖新楼就解决大半费用。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劳怀春通知儿子,准备第二天采摘首批熟瓜上市时,不料他却失踪了!

  这是一丘长方形的五亩西瓜地,离大山村仅三华里,离肖集乡也只有五六华里。田西头紧靠大山林,东头有条小河,它是乡村通往县城的运输水道,秋收时满载农副产品的小船舶来往穿 梭。孙权保他们来到瓜田里查看,发现到处是脚印,许多早熟的西瓜被盗,留种的瓜王亦不翼而飞,一大片瓜秧被连根拔起,还有不少未熟的西瓜被踩碎,践踏得一片狼藉。种种迹象表明, 昨夜有不少盗瓜贼“光临”瓜田。劳怀春的失踪是不是与盗瓜贼有关?孙权保正在思考,民警小刘说:“劳怀春的失踪,十有八九与盗瓜贼有关,可能是在与他们打斗中身遭不测。”孙权保 没有答话,顺着脚印追踪到河边,发现水边淤泥上有盗瓜贼装船的痕迹,几个打破的西瓜扔在岸边。这时,小梁在河边水草里找出一双旧解放鞋,劳怀春儿子劳庆安拿到手里一看,认出是他 父亲脚上穿的,顿时大惊失色,认定父亲是被盗贼们打死扔到河里去了,急得抱头痛哭起来。孙权保根据这些可疑线索,当场进行分工,叫劳庆安请乡亲们帮忙到河里寻找打捞劳怀春的遗体 ,老邱和小刘留下准备验尸,吴所长回乡里布网搜查盗瓜贼。

  孙权保将有关人员分工后,与小梁驾驶警车风驰电掣般返回县城,来到一家最大的农贸市场查看。可是,所有的瓜果摊店都查遍了,就是未找到劳怀春的那种太空西瓜。接着,他俩又顺 着大街小巷四处搜寻,仍然未发现可疑线索。孙权保冷静地分析后,与小梁驾车上了国道,准备去邻县侦查。开至328公里处,迎面与一辆小四轮车擦肩而过。小梁出于职业本能,探头向 车后一看,正巧小四轮车上盖的篷布被风吹开,车厢里露出满载的大西瓜。他立即告诉了孙权保,孙权保亦有所察觉,当即掉转车头,超车到小四轮车前拦住,亮出公安局证件,示意停车检 查。

  这是一辆未挂牌的小四轮车,车头里挤坐着四个小青年。为首的叫晋梦发,是肖集乡一个游手好闲的烂仔,平时教唆这帮小兄弟当“钳工”,因犯有扒窃前科在县公安局挂过号,尝过孙 权保的厉害。当见到孙权保那双冷嗖嗖的目光,顿时吓得不寒而栗。孙权保剑眉一竖,指着车厢里的西瓜一声喝问,他便一五一十地供出了来去脉。

  原来,昨天傍晚,晋梦发他们四人驾着摩托车,装作钓鱼的样子,鬼鬼祟祟地来到劳怀春瓜田附近“踩点”。当子夜时,他们再次“光临”瓜田,盗窃了一船西瓜运走。他们不敢在本县 出手,从哥们家里借了一辆四轮车,准备运往邻县销赃。岂料被公安人员逮了个正着。

  孙权保怕影响交通,将这伙盗瓜贼押到县公安局审问。出乎预料的是,他们毫不隐瞒地供出盗瓜的经过,但都说昨夜未见着劳怀春,故而肆无忌惮地大胆偷瓜。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劳怀春到哪里去了呢?正当孙权保沉思之际,腰间的手机响了。是吴所长打来的,向孙权保报告一个消息,说昨晚乡镇上有个叫花美妮的中年妇女,从县城娘家回 来时,行至劳怀春瓜地不远的山道上,突然遇到两只野狼挡道撕咬。幸亏有位猎手听到呼救声,赶去放枪把狼打跑,才把她救回家,现正住在乡卫生院治伤。吴所长还告诉孙权保,入夏以来 ,他们乡里发生好几次人、畜被狼咬伤、咬死事件,劳怀春会不会被狼咬死叼走了呢?孙权保思考之后,叫吴所长再详细询问花美妮,同时吩咐手下继续审问晋梦发等人,他自己与小梁又风 风火火地返回瓜田再次细查。可是看来看去,既未发现血迹也未看到狼的爪印。这时,劳庆安他们在河里寻找了半天一无所获,也来到瓜地现场向孙权保作了汇报。

  孙权保毕竟是一位久负盛名的侦破高手,经他侦破的疑难命案数不胜数。当他否定了劳怀春被狼叼走的可能性后,再次来到瓜棚细查。他揭开被子,发现垫被上有精液的痕迹。这是怎么 回事?古稀老人一般是不会“梦里”遗精的,除非是与女性合欢……难道劳怀春是被情杀?孙权保边思索边顺着瓜棚四周搜寻,发现了一些模糊不清的女性脚印混杂在男性脚印中。他顺着这 些脚印的方向找去,瓜田西头的大山阪下有口大水潭,水深莫测,传说古时有土龙出没,故名土龙潭。孙权保领着有关人员来到土龙潭一看,发现潭边淤沙上有男女践踏的脚印。他看着这些 深浅不同的脚印思考着,忽而眼睛一亮,似乎判断出潭底潜藏着什么秘密,立即叫劳庆安到村里借来几十根钓鱼竿,先撒一根到潭中试探。不料潭水在上端冲下来的瀑布冲击下,鱼钩未及沉 底就被水浪卷到岸边。孙权保业余时间爱好垂钓,颇有钓鱼经验,灵机一动想出个办法,用一块长条石绑到钓线上再抛过去,果然奏效,鱼钩撒至深水里顿时沉入水底。他手拉钓线慢慢地收 紧,不料鱼钩似乎抓到什么东西,很难拉动。他胸有成竹,怕单线被拉断,将几十根鱼竿同样绑上石头撒入水中,然后将钓线拧成一股绳,再慢慢地回收。站在身旁观望的小梁和老邱也来帮 忙,结果钓上来一个大塑料包。塑料包里面装得鼓鼓的,并有一块大石头坠在下面,难怪那么沉。劳庆安看到塑料袋上印的字,大惊失色道:“奇怪!这袋子是我昨天送给父亲的,准备装西 瓜去卖,怎么会坠到土龙潭里?难道……”他觉得不妙,慌忙解开塑料包上的绳索,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然是他父亲的尸体!劳庆安顿时扑在父亲尸体上大哭起来。孙权保令人拉开他,让 老邱当场验尸。可是查来查去,既不像被他人打死、掐死,也不像中毒身亡,只能判断死于昨夜10点左右。小梁怀疑劳怀春是被人装进袋里,然后坠入水底活活淹死。但老邱抽液检查,死 者肺腔里并无积水,说明是死后被装进袋里坠入土龙潭的。再翻看死者的眼睛,眼睑结膜并无出血点,说明不是机械性窒息而死,也就是说不是捂鼻、捂口、扼颈等致死。

  劳怀春的尸体虽然找到了,但他的死因尚未查出。怀疑晋梦发等盗瓜贼谋害显然不可能,因为晋梦发他们作案是下半夜,而劳怀春却死于上半夜。孙权保再三思考,忽然想起垫被上的精 液,便解开死者的短裤查看,发现上面留有精液污物。“难道是情杀?”孙权保将劳庆安叫到一旁,悄悄地询问他父亲生前可有情人。劳庆安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思想十分守旧,一听父亲 被怀疑是情杀,顿时脸红起来,头摇得像拨浪鼓,一口否认,说他母亲去世许多年来,父亲一直守本分,从未与女人勾搭过。孙权保正欲传问他人时,手机又响了,仍是吴所长打来的,说他 再次询问花美妮时,花美妮供认劳怀春那片被糟踏的瓜田是她干的。问她为何如此仇恨劳怀春,她说是对无情人的报复……

  “对无情人的报复?”孙权保一听到这句话,精神一振:“这不是明白地告诉我们,她就是劳怀春的情人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孙权保顿时眉头舒展,交待老邱 处理现场,自己立即与小梁又驾车赶到肖集乡卫生院。

  花美妮的伤势不轻,身上多处被狼咬伤,幸亏医生的抢救及时方才脱离了危险,正躺在床上挂瓶输液。当孙权保来到面前追问她为何要报复劳怀春时,她毫无保留地吐露了真情——

  原来,花美妮有个独生子,名叫柳阿贵,初中毕业后在家务农。他见劳怀春种瓜致富,一心想跟他学技术。不料劳怀春非常保守,怎么也不愿传授种瓜诀窍,急得柳阿贵愁眉苦脸,吵闹 着要母亲去说情。花美妮为了儿子,去找劳怀春说情,劳怀春仍不松口,她只好豁出去,主动向他献“美人计”。劳怀春丧偶多年,经不住她引诱,于是发生了暧昧关系。花美妮“献身”的 目的是为了儿子能学到种瓜技术,岂料劳怀春是个解不开的死疙瘩,要钱要物都舍得,就是舍不得传授种瓜技术。花美妮一怒之下与劳怀春断绝来往,咒骂他无情无义,从此怀恨在心,情人 变仇人,蓄意寻机报复,所以昨天晚上路过瓜田时,毁了他的一片瓜田。

  孙权保听花美妮说了半天,仍未谈到劳怀春的死因,便敲山震虎地提示道:“你对劳怀春既然采取毁瓜报复,为何还要害死他而坠尸土龙潭呢?”

  “坠尸土龙潭?”花美妮一听说劳怀春死了,而且还怀疑是她干的,顿时吓得脸色剧变,魂不守舍地连连否认道:“不,不,我只是毁了他的瓜田,他的死与我无关!不过……”

  孙权保见她似乎有什么隐情未说出来,就进一步提示道:“你说与你无关,可我们在土龙潭发现一男一女的脚印,而且劳怀春被害的死亡时间与你毁瓜是同一时间,这些你怎么解释?” 人命关天,花美妮为了解脱自己,只好再仔细回忆当晚情况,又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原来,昨天晚上,花美妮从县城回来,走至劳怀春瓜田时已是9点多钟,一想到劳怀春往日的无情,她不由怒火中烧。于是,她趁天黑摸到田里,毁了一大片瓜秧后又走到瓜棚边,本想 明白地告诉劳怀春自己毁了他的瓜,岂料听到劳怀春与一个女人正在瓜棚里甜言蜜语地做爱。她醋意大发,准备冲进窝棚捉奸出气,但发现田那头好像还有个男人站在那里观望,又想到自己 也曾与劳怀春有过不正当关系,怕引火烧身弄得不好收场,于是便迅速地溜走了,谁知回家途中被狼咬伤……

  孙权保听到这里,忙追问:“那个与劳怀春在一起的女人是谁?”

  花美妮想了想,道:“当时他趴在那女人身上,我没看清楚。不过,我猜想可能是大山村的张寡妇。”

  孙权保办案历来是雷厉风行,分秒必争。他得到花美妮提供的线索后,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张寡妇家。张寡妇四十左右,无儿无女,孤身一人住在村西头,孙权保与小梁推门入屋时,张寡 妇正将一袋东西往床下塞。小梁眼尖手快,伸手夺过来向地上一倒,几个大西瓜骨碌碌地滚出来。孙权保一看便问西瓜从何而来?张寡妇做贼心虚,只得承认是昨夜偷来的,但不承认劳怀春 是她害死的。这时,小梁又从床下找出一双湿淋淋的布鞋,孙权保将鞋拿到手中一看,鞋底还粘有泥沙,尺寸大小与土龙潭边留下的印痕一样。他厉声问道:“这双鞋可是你昨晚穿的?它的 印痕为何留在土龙潭边?你还不坦白交待!”

  纸终究包不住火,张寡妇一听孙权保掌握得这么清楚,她只得低下头,再不敢隐瞒,如实地交待了劳怀春的死因。

  原来,张寡妇是个风骚女人,她有个姘头叫禹花吉。昨天晚上,两人饮酒作乐后,因天气闷热烦躁而感到口渴,禹花吉便谋划了一个讹诈劳怀春西瓜的诡计,叫张寡妇去勾引劳怀春,待 劳怀春上钩后故意大喊大叫,他好去捉奸,胁迫劳怀春拿西瓜作为赔偿。岂料张寡妇情不自禁,与劳怀春假戏真做起来。劳怀春对张寡妇早就有心勾搭,只因年龄悬殊而迟迟未敢下手,现在 张寡妇自愿送到床上来,哪有坐怀不乱的道理,几句调情挑逗之后即宽衣解带干起那种勾当。不料劳怀春过于激动兴奋得气喘如牛,心跳如鼓,还没完事就突然气绝身亡。张寡妇一见劳怀 春伏在她身上断了气,吓得惊叫起来。正在田里忙于盗瓜的禹花吉闻声跑来,还以为他的诡计得逞,没想到劳怀春竟贪欢猝死,一时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他与张寡妇一阵恐慌之后,便合谋将 劳怀春坠尸灭迹。禹花吉先将劳怀春的一双解放鞋扔到河边草丛里,以转移线索,造成劳怀春死于河里的假象,然后用两条塑料袋把劳怀春装进去捆绑好,扛到土龙潭边又绑上一块石头,而 后坠入土龙潭底。完事之后,他两人一不做二不休,每人扛了一大袋西瓜回家。

  孙权保听了张寡妇的交待,又找到禹花吉审问,两人口供基本吻合。按说,土龙潭坠尸案可以结案了,但是,劳怀春到底死于何故?孙权保办了大半辈子的人命案,从没遇到过这种死人 的案例。为了查清真相,他叫小梁把禹花吉与张寡妇押到局里去,自己又来到案发现场。这时,劳怀春的遗体已被抬到瓜棚里,劳庆安正在准备丧事。孙权保问他父亲生前可有什么疾病,劳 庆安说患有心脏病,前不久在县医院治疗过。法医老邱听后建议将劳怀春遗体运往县里解剖,经有关专家解剖证实,劳怀春是在性交时,由于太兴奋、太刺激而导致心脏病突发死亡。

  劳怀春的死因终于查清了,土龙潭坠尸案就此告破,盗瓜贼理所当然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劳怀春的猝死应由谁负责呢?

  案情披露后,民风淳朴的大山村村民们面对这桩罕见的“绯闻”,纷纷议论说:“劳怀春人老心花,他的死是咎由自取!”

编辑:木瓜
复制 更多
上一篇:鬼打墙和鬼遮眼 下一篇:招聘

相关阅读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