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 英雄是这样产生的

英雄是这样产生的

收藏 作者: 王喜成 来源: 《故事家》2011年第01期 时间: 2013-05-23 阅读: 在线投稿

  前些年,王皮是那种小混混,整天在外惹是生非,后来做生意改邪归正了,不过在整个县城还是没人敢招惹。

  这天上午,王皮的二哥从外边回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窝乌青。王皮惊讶地问:“怎么了?”二哥苦笑了一声说:“没事,不小心在街上跌了一跤。”王皮不信,追问:“二哥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谁打你了?”

  二哥说:“没有的事,真的是不小心跌了一跤。”

  王皮还是不信。前些年他不知跟人打过多少次架,也算久经沙场了,二哥脸上的伤肯定是被人打的,不是跌的。再说了,天又没下雨,二哥一向稳重的人怎么会跌倒呢?看二哥脸上的伤势,打人者出手还很重。可他再三追问,二哥就一口咬定是自己跌伤的,不是被人打的。王皮很生气,气二哥生性懦弱,一定是怕他找人家算账,才不敢说是谁打了他。

  王皮没办法,想了想又问:“二哥,你是在哪儿跌倒的?”

  二哥这才跟他说:“是在邮电局门口。”

  王皮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闹钟,对二哥说晌午了,他要出去买菜。可他出来后并没有去菜市场,打的直接去了二哥出事的地点。在邮电局大门口下车后,王皮问在此看车的老李,一个小时前是谁在这儿打的他二哥?老李露出一脸的惶恐,赶紧摇着头说不知道。王皮接着又问卖小吃的老赵和摆书摊儿的老张,他们也都说不知道,并且也是一脸惶恐的样子。王皮明白了,打他二哥的那个人,肯定是个在街市上称王称霸、恶名在外的人,要不他们不会这么怕。但不管他是谁,王皮下决心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王皮盯上了在此卖豆芽的二丙。很快,二丙的豆芽卖完了,收摊儿的时候,王皮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说:“二丙,中午我请你喝几杯,怎么样?”二丙是那种缺心眼的人,平时没人瞧得起他,更别说有人请他喝酒了。王皮在街上也算是个人物了,王皮请喝酒,二丙自然乐得合不拢嘴,觉得自己也是个人物了。

  王皮把二丙带到一家小酒馆里,还要了一个雅间。当王皮把二丙灌得半醉的时候,就问二丙上午在邮电局门口,是谁把他二哥打了。二丙开始还有点犹豫,王皮说:“别怕,就咱两个人,不会有第二个人听到的。再说,我也会为你保密。”二丙这才说出打人者是杨金彪。

  当时,杨金彪骑着摩托车撞了王皮的二哥,好像还挂破了衣裳。王皮的二哥拉着杨金彪讨说法,杨金彪反骂他走路不长眼,撞着活该。王皮的二哥仍拉着杨金彪不松手,让他赔自己的衣裳,杨金彪恶声说:“挂破你衣裳怎么了,就是挂破你的皮肉又能怎么样?再不松手老子灭了你!”王皮的二哥还是不松手。杨金彪盛怒之下对王皮的二哥挥拳便打,一连几拳把王皮的二哥打倒在地,这才跨上摩托车扬长而去。

  王皮的肺都气炸了,回家后翻箱倒柜找出了那把珍藏多年的藏刀,想了想又放下了。他去邻居家柴垛上找了一根烧豆腐锅用的柴棒子,枣木的,三棱,掂着很有分量。他把柴棒子揣进怀里,然后又去了街上。王皮知道,杨金彪不是在赌场,就是在娱乐场所找小姐,就去这两个地方找他,最后果然在枫叶红发廊找到了他。

  杨金彪刚走出枫叶红发廊,王皮一下子蹿到他面前,粗声问:“杨金彪,我二哥是你打的?”

  杨金彪根本没把王皮当回事,轻视地瞟了他一眼:“是我又怎么样?”

  王皮忽然从怀里抽出枣木棒子朝杨金彪的头上砸去。杨金彪措手不及,头一偏,棒子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肩膀上。杨金彪“妈呀”一声,用手捂肩膀时,王皮又一棒子打在他的肚子上。杨金彪又是“妈呀”一声,半蹲着腰,双手捂着肚子,王皮又一脚把他踢飞了出去。

  周围的熟人扑上来抱住了王皮的腰,有人从他手中夺下了枣木棒子,也有人从地上扶起了杨金彪。王皮看见杨金彪的脸上全是血。王皮离开时听见有人在后边小声嘀咕:“他就是王皮啊?下手挺黑的,可他打的是杨金彪啊,看吧,好戏在后头呢……”

  王皮回到家里,心里的怒气平息之后才感到后怕,因为他打的是杨金彪啊。杨金彪是有名的街霸,打架心狠手辣,街上人都怕他,他姐夫还是派出所所长。不过这家伙的长处是,他欺人但从不仗势欺人,他不会拿他当所长的姐夫去整治别人自信能够凭自己摆平一切。杨金彪人高马大,很威猛,刚才王皮不是出其不意,又拿着枣木棒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王皮知道杨金彪肯定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这几天,王皮躲在家里没敢出去。

  这天上午,王皮的手机响了,他知道是杨金彪打来的,但还是接了。杨金彪在电话里咆哮:“王八蛋王皮,有种就别藏在家里,你出来,出来老子整死你!”

  王皮知道自己不能示弱,不能让杨金彪觉得自己怕他,就也吼:“滚你的蛋,你不打我二哥我能打你吗?你说怎么整?老子奉陪到底!”

  杨金彪说:“好,王皮你要有种,咱们今天下午三点在人民广场见,我在那尊雕像下等你!”

  王皮说:“好,我在喷泉下等你!”

  杨金彪又说:“咱们这次拳头对拳头,不带凶器,谁带凶器谁是小人!”

  王皮迟疑了一下,说:“好吧!”

  放下电话,王皮的手心里汗津津的。他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杨金彪,那家伙又心狠手辣,要是被他打个生活不能自理怎么办?但事已至此,不能让对方小看了,只好硬着头皮去应战。尽管事先有约,但他还是找出了那把藏刀别进了裤腰里。

  下午三点,王皮准时出现在人民广场的喷泉旁边,而杨金彪也准时出现在那尊雕像下面。两人之间约有三十米,中间是空场地。杨金彪朝这边粗声喊:“来得好,算你小子有种!”

  王皮也向他喊:“怕你不成?”

  二人同时喊:“现在开始!”说完向对方跑去,跑向中间的那片空场地。就在这时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个少妇从那边急迫过来,高声叫喊:“抢包啦!抢包啦!”接着便看见两个飞车贼,骑着一辆摩托车一路横冲直撞驶进中间的空场地。而王皮和杨金彪同时扑向了那两个飞车贼,把他们的摩托车撞倒在地。两个飞车贼跌得满脸是血。

  两个飞车贼从地上滚起来,弃车逃窜,王皮和杨金彪在后边紧迫不舍。杨金彪个子大,跑得快,很快追上了那两个飞车贼,和他们扭打在了一起。两个飞车贼穷凶极恶,掏出匕首朝杨金彪的肚子上捅去,一刀、两刀……追上来的王皮看杨金彪倒下了,迫不得已才抽出了那把藏刀,朝两个飞车贼的大腿上扎去。杨金彪看王皮把两个飞车贼扎倒了,反而指着他骂:“咱们说好不带凶器的,你他妈是小人!”

  王皮顾不得这些,赶紧打电话报警,又赶紧打120叫救护车。

  两个飞车贼落网后,公安机关顺藤摸瓜,很快打掉了一个跨县、市作案的飞车贼团伙,共抓获嫌疑犯二十多名。

  杨金彪和王皮被县、市两级政府授予了见义勇为英雄称号。他们接受记者采访时,王皮很自责,指着杨金彪对记者说:“他是英雄,我不是。我们决斗前说好的不带凶器,我带了,我是小人!”

  杨金彪说:“不是你带刀,能抓到那两个飞车贼吗?而那个飞车贼团伙也不会很快覆灭!”

编辑:木瓜
复制 更多
上一篇:目击证人 下一篇:擒魔

相关阅读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