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传奇故事 > 中篇故事 > 好男不和狗斗

好男不和狗斗

收藏 作者: 菊韵香 来源: 《故事家》2012年第4期 时间: 2013-04-1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 狗咬吕洞宾

  开在碧苑小区门口的“好再来”饭店,店面不大,生意却做得红红火火。饭菜味美可口又经济实惠,而且最叫人省心的是,一个电话打过去,10分钟内保证送上门。这天是周末,送饭的伙计赵磊一口气送完十几份早餐,刚想歇歇脚,电话又“叮零零”叫起来。

  赵磊麻利地接通电话,有意思,传入耳朵的不是人声,而是“喵喵”的猫叫。赵磊强忍着笑,说:“小家伙,我不懂外语,请让你的主人讲话。”很快,电话那端响起了略含嗔怪的声音:“顺顺,别添乱。对不起,我要一盒什锦盖饭,请送到这栋楼的6单元702室。”

  装好饭,赵磊撒开飞毛腿冲上了楼。谁能相信,开门的居然是只半大黑狗!黑狗歪头打量着赵磊,龇牙咧嘴“呜呜”做声。赵磊禁不住心头一“咯噔”,慌忙后退。这时,一个长相白净、二十三四岁的女孩快步走来:“平平,不准吵。去,带安安和利利靠墙站好。”

  指令一下,就见那只黑狗冲随后跟来的一猫一狗叫了两声,一个个全退到墙边,后肢着地,前肢抱胸,乖乖站成了一排。赵磊不觉咂舌,问:“你是马戏团的吧?”

  不料,人家没理他的茬,反问:“你们饭店都有什么盖饭?”

  “多着呢,咖喱牛肉,松仁玉米,狗肉……”

  “打住。下午1点,再给我送份松仁玉米。”年轻女孩付完钱,用眼神下了“逐客令”。回到饭店,赵磊暗暗寻思,“好再来”开张已整整两年,这一片的居民他差不多全认识,可就没见过这个年轻女孩。刚才站在门外往屋内扫了一眼,摆设简简单单,也没闻到油烟味,这说明她是新搬来的,而且很少开灶。对待这样的主顾,只需稍稍用点心思,就能让她成为铁杆回头客。想到这儿,赵磊起身进了后厨。

  午后,赵磊拎着盖饭,再次敲开了702室的房门:“你好,我叫赵磊,大家都管我叫小二。我在家排行老二,在店里做店小二。‘好再来’是我舅舅开的——”

  家门尚未报完,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那只叫平平的黑狗突然性情大变,“汪汪”吠叫着飞身扑来,样子十分吓人。好男不和狗斗,我跑!赵磊将装盖饭的塑料袋往年轻女孩怀里一塞,拔腿要溜,裤脚却被另外两只猫狗死死咬住不放。俗话说:打狗看主人,主人就在跟前,万万踢不得。再说,万一这些家伙血统纯正,身价不菲,一脚下去不知会踢飞多少银子!正慌得六神无主,只听“刺拉”一声脆响,裤子被撕到了膝盖。

  “安安、顺顺,松口,回屋!”年轻女孩喝退猫狗,取过手包一通翻,总算找出一把零钞,冷脸说:“我只要松仁玉米,剩下的你拿回去。这是你的裤子钱……下次,请不要自作主张。对了,没有下次,请便。”

  赵磊一听,顿觉面红耳赤,支支吾吾想解释,“砰”,门已重重关上。这次登门,他的确自作主张多装了一‘盒色香味俱佳的豆豉排骨。谁想,人家不仅不领情,还来了个狗咬吕洞宾!

  二雇男友看猫狗

  上门送餐被狗咬这档子事,赵磊烂在了肚子里,跟谁都没提。不过,说不清为什么,每到上下班时间,赵磊总会瞄着碧苑小区的大门,偷偷观察那个年轻女孩。赵磊发现,她好像没男朋友,平时总是独来独往。偶尔下楼转转,跟着她跑来跑去的不是猫就是狗。此外,赵磊还发现一个秘密:别看她养着那么多宠物,其实并不富裕。自从回绝了他的好意后,隔三差五就买回一大包快餐面。

  天天吃泡面,还不吃得满肚子都是防腐剂?赵磊热心肠,几次想送她几盒盖饭,可又担心人家怀疑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这天下午,经过好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赵磊终于鼓足勇气,捧着盒松仁玉米盖饭叫住了女孩:“喂,我把裤子缝好了,你赔我的钱一分没花。你是要钱还是要盖饭?”

  年轻女孩没有回答,定定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直发毛。年轻女孩开了口:“店小二,我叫庄婷婷,想请你帮个忙。”

  给美女帮忙,求之不得,赵磊忙不迭地回道:“您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尽力。”

  “谢谢。明天上午9点,我来找你。再见。”说完,庄婷婷冲赵磊笑了一下,接过盖饭走了。

  这一夜,赵磊翻来覆去地烙饼子,想破脑袋也没琢磨出庄婷婷会让他帮什么忙。第二天一早,赶在八点半前送完所有订餐,赵磊便守在店外等庄婷婷。庄婷婷准时出现,说:“走吧。”

  去哪儿?干什么?话到嘴边,赵磊又咽了回去,暗想:美女相邀,就算潭虎穴、刀山火海也值得一走。庄婷婷似乎看破了他的心思,道出了此行的目的地:流浪动物收容中心。在搬到碧苑小区前,她把生病的吉吉送到了那儿,接受治疗。吉吉和她家养的平平、利利一样,都是被人遗弃的流浪狗。

  原来,庄婷婷不是马戏团的驯养师,而是位救助流浪小动物的志愿者。对猫对狗如此尽心,了不起。赵磊不由心生敬佩。庄婷婷摇摇头,一丝苦笑浮上嘴角:“如果你有过我那样的经历,你也会喜欢上它们。”

  “庄小姐,能说给我听听吗?”赵磊问。

  “等以后机会吧。”站在收容中心门口,庄婷婷一本正经地说:“从现在起,你要假扮我的男朋友,叫我婷婷。记住,是假扮,没工钱。你要不愿意,我绝不强求。”

  真是蹊跷,来收容中心看猫狗,怎么也要雇个男友做伴?尽管心头画符,可赵磊还是连声答应。庄婷婷也不客气,将包往赵磊的肩上一搭,男朋友又变成了跟班。她低声叮嘱赵磊几句,然后一同踏进了中心后院的豢养室。

  豢养室不大,拥挤不堪地码放着三排木笼、铁笼,里面装满了从街上捡来的猫猫狗狗。庄婷婷逐个笼子看过去,寻找吉吉。没走几步,一个头大腿短、手握木棍的矮胖子笑嘻嘻走来,那双被满脸肥肉挤成窄缝的小眼睛在庄婷婷身上骨碌乱转:“庄小姐,这位是?”

  庄婷婷故意靠进赵磊的怀里,说:“我男朋友,赵磊。我俩来看看吉吉。”

  矮胖子乜斜着赵磊打哈哈,趁庄婷婷转身的当儿,木棍冷不丁捅进铁笼,戳向一只病恹恹的小狗。小狗“嗷”地蹿起,满眼惊惧抖索不停。听到揪心的惨叫,庄婷婷回头。矮胖子忙撤回木棍,讪笑:“这小家伙懒,还贪嘴偷食,我教育教育它。狗子,吉吉呢?”

  很显然,矮胖子是在敲山震虎,打狗震赵磊:小子,识相点,少给老子贪嘴偷食!赵磊撇撇嘴,意思很明白:瞅你这点出息,跟狗较劲算什么能耐?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试图用眼神解决掉对方的时候,一个瘦子从笼子后转出,操着尖细的太监嗓音问:“胖头,是不是大黄来了?瞧瞧哥们儿的健身新发明,流星锤——”

  “你,你浑蛋,快放开它!”挥舞“流星锤”的瘦子一露面,庄婷婷登时失声惊叫。

  循声望去,赵磊也惊住了:那个瘦子活脱脱就是个变态狂,“流星锤”一端拴的竟是只奄奄一息的小狗!瞥见庄婷婷发疯般冲来,瘦子心虚手软,绳索连同小狗一起飞出去,撞向墙壁。庄婷婷猛地搡开瘦子,矮胖子却滚到面前拦住去路,恶声恶气:“庄小姐,请你马上离开。这儿由不得你胡来!”

  三 猫狗舍命救主

  那只遭受折磨的小狗,正是庄婷婷的吉吉。可好汉不吃眼前亏,赵磊强拉着庄婷婷离开了收容中心。好在这次没白来,该摸的情况都已摸清。前些日子,有志愿者在网上发帖,怀疑收容中心的管理员虐待小动物,庄婷婷决定一探究竟。赵磊在暗中观察她,她也在观察赵磊。这店小二,热情实在,人品还不错。想到可恶的矮胖子早就对她想入非非,为避免麻烦,她便请赵磊客串男友,跟班挎包。那只包里,事先装进了摄像笔。

  回到家,庄婷婷登陆论坛,上传拍摄的视频画面。这边轻松搞定,赵磊却遇到了麻烦,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尴尬境地——以黑狗平平为首的猫猫狗狗将他团团困住,寸步不许动。赵磊又气又乐,心说:狗眼看人低,等我这个假冒的男朋友转了正,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店小二,你不能怪它们。”回想着吉吉的不幸,庄婷婷红着眼圈说,“上次你给我送豆豉排骨盖饭,平平咬你,因为你们做菜的高汤是用狗肉熬制的。我没说错吧?其实,它们都很通人性,你把它们当朋友,它们也会把你看成是好朋友。记得我7岁那年,父母闹矛盾,要分手,把我送回了乡下奶奶家。每天逗我开心的,只有奶奶家养的大黑。有一天,我去河边玩,不小心滑进了深坑,越冲越远,是大黑救了我……”

  一石激起千层浪,虐狗视频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此后半个月,天天都有许多志愿者闯进收容中心,质问领导怎么聘用了两个疯子当管理员。甚至有网友通过人肉搜索,查出矮胖子和瘦子是领导的远房亲戚。重压之下,收容中心不得不做出开除决定。得知这一消息,赵磊兴冲冲地给庄婷婷打去了电话:“婷婷,那两个浑蛋土豆被开除了。明天是周末,我想请你吃顿饭,好好庆祝庆祝。哦,我还准备了件礼物要送给你。”

  庄婷婷迟疑地问:“什么礼物?”

  “暂时保密。”神秘兮兮地说完,赵磊挂了电话。当晚打烊,赵磊正乐颠颠地收拾店面,忽听卷帘门外传来了“刺刺拉拉”的抓挠声。拉开门一看,是顺顺,庄婷婷养的最调皮的花猫。赵磊伸手要去抱,顺顺却身子一歪,趴倒在地。

  血!顺顺的嘴角、鼻孔里全是血!赵磊大惊,急忙拨打庄婷婷的电话。电话接通了,应该是平平或者利利扒拉开了话筒,“汪汪”狂叫。

  “狗娘养的,你也敢接电话。老子炖了你下酒!”

  听得出,是矮胖子!赵磊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里,边让舅舅报警边抄起菜刀奔出店。眨眼工夫,人已冲上7楼。“咣咣”两脚踹开门板,一眼就看见矮胖子攥着尖刀,恶狠狠地逼近蜷缩在墙角的庄婷婷。

  “婷婷,别怕!”

  “小子,放老实点!”藏在门后的瘦子鬼魅般闪出,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抵住了赵磊的后心。矮胖子贼眼放亮,盯着庄婷婷咧嘴狞笑:“你们俩害得老子丢了工作,断了财路,老子绝不能放过你们。实话说吧,我们这次来,一是想要点路费,二是,嘿嘿,开开荤。”

  “王八蛋,你站住。”赵磊恨得牙痒,说,“你们要多少?我给。”

  “爽快。”矮胖子亮开肥厚的巴掌,“我5万,瘦子5万,不多吧?要知道,我们在收容中心上一年班,单往饭店卖猫卖狗所得的外快也不止这个数。瘦子,你押着他去取钱,老子快活快活——”

  话音未落,情形陡变,始终守在庄婷婷身前的平平忽地弹跳而起,狠狠咬住了矮胖子的手腕。与此同时,小猫安安和小狗利利也冲瘦子发起了攻击,一个扑到脸上,连抓带挠;一个叼住握刀的手,狠命撕咬。瘦子恼羞成怒,掐住安安的脖子扔向窗户。可以想见,去找赵磊求救的顺顺也是被他们抛出窗子的。庄婷婷住的是7楼,即便猫有九命也难逃一劫。猫狗舍命救主,赵磊趁机跳开,合身扑向矮胖子。矮胖子下了死手,凶神恶煞般刺翻平平,又挥刀刺向赵磊的胸口!

  距离之近,躲无可躲,庄婷婷惊声大叫:“赵磊,闪开啊……”

  四 爱情如期而至

  仿佛只是一晃,一年过去了。赵磊接替舅舅,由“好再来”饭店的店小二升任老板。那天,危急时刻,他死死抓住矮胖子的手腕,没让刀刃和心口来个足以致命的“亲密接触”。瘦子踢飞小狗利利,刚想上前帮忙,警察破门而入。每每想起惊险一幕,庄婷婷都心有余悸:“赵磊,谢谢!”

  “谢什么谢?要不是那一刀,我这个假男友也难转正当上老公。”赵磊“嘿嘿”笑着看向趴在脚下的一只小狗,“吉吉,我说的没错吧?”

  吉吉,正是赵磊要送给庄婷婷的礼物。瘦子所说的大黄,是个二道贩子,他从矮胖子和瘦子那儿低价购买猫猫狗狗,然后倒手卖给饭店。一从收容中心回来,赵磊就让舅舅去找大黄,买下了只剩一口气的吉吉。在赵磊的精心照料下,吉吉很快痊愈。当它活蹦乱跳地出现在眼前时,正为失去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伤心的庄婷婷不禁眼前一亮,紧紧拥住了赵磊。

  爱情,如期而至。此后,除了老板这个头衔外,赵磊又多了重身份:救助流浪小动物志愿者。尽管饭店主营的所有荤菜盖饭全换了高汤,但客人依旧络绎不绝……

编辑:木瓜
复制 更多
上一篇:长泾河畔的较量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