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文章 > 散文精选 > 叙事散文 > 行走在路上,才会有新的风景。

行走在路上,才会有新的风景。

收藏 作者: 小巴 文集 来源: 原创文章 时间: 2013-09-05 阅读: 在线投稿

  走路时,遇到许多的旧事儿,才会遇到新的风景
  
  譬如有时候被一个路上的凹槽所绊倒;或者有一次出操,在施工的操场,走路的我不小心一脚陷进了方坑里,裤子上全是白灰,而众人边走边看边笑。有时候玩游戏低着头走,脑袋撞到墙壁和电线杆,幸亏反应及时后脖子缩回来,才没有大碍。但是有时候会很尴尬,比如在脚底踩到粘粘的口香糖,踩到打卷儿的胶带纸,怎么噌地也都去不掉。但是踩到“便便”是像中福利彩票一样的概率——有一次夜里到仓库巡逻,走在过道里,竟然踩到了黑色的猫屎,超市的猫儿从不知道害躁的,不过现在想来知道倒也无可厚非了。
  
  昨天我在步行街的一个小巷子里,买寿司,头上一边是李府,一边是住户窗台。我突然看见一飞白的东西落下来,正中我的膝盖上,才发现是一口痰,抬头望时,全是花盆遮挡着,根本看不清是哪扇窗户,虽然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也无法可想,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在那下的时候,还是穿一些鞋底槽印较多的好。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过年下大雪,我的个儿头只到奶奶的腰一样高,我和奶奶去亲戚家拜年,回来时,雪已经停了,人行道上洁白的雪上结了薄薄的冰,十分滑溜。我牵着奶奶的手,刚得了压岁钱的我,一步一跳的十分快活。结果我穿的的旧球鞋,还是亲戚家孩子穿剩了给的,然而那时,对于我来说,“新球鞋”都是奢侈的物件。幸亏,旧球鞋虽然大了不少补丁,而且穿着挤小脚趾,但磨出茧来的时候,便不疼了。但是由于鞋底磨得相当光滑了,走在雪地上免不了摔跟头的,走个两三步就会脚底打滑,我拽着奶奶的手不敢放开,快到家时摔了个狠的,门牙差点被围栏所磕掉。奶奶赶紧拉起我,看着满脸雪和泪的我,只是微笑,那笑容到现在,只是感到阵阵心酸。到家以后,鞋子是赶紧脱掉的,只是拔了好久,才掉下来,摔在地上,里面抖落出一堆碎雪来,脚趾已经冻得像紫芽姜了。
  
  走路时,特别是走在煤渣路上,或者是乡下的土路上,时常会蹦进鞋里很小的碎石渣,迈开步子,踩在地上会硌得生疼,有时候坐在地上把鞋脱下来,在地上磕磕,小石渣就会调皮的弾跳出来,但有时藏得很深,抽出鞋垫也无济于事,以至于真的拿它束手无策。
  
  然而,不像正常人一样走路,是何种滋味?我想我是略知一二的。以前摔断过腿,左腿打过石膏,动过手术,后来两个月左腿绑在塑料磨具里,走在路上因为不能弯曲,只能僵直着拖着病腿走在人行道上,这样“异类”倒是很引人注目。那时母亲从乡下来城里看我的病,她撸起裤管看我膝盖上用线缝了16针,仿佛是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伤疤了,她哭了。我勉强笑了起来,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事的,有什么好哭的,又不是好不了的呀?”她只是抱着我的腿,“千万别留伤疤啊——”呜咽着,流着泪,好像自己的心被挖出来一样。我想摸着她的杂白头发安慰她,但是仿佛心里有什么无形的隔膜一样,我刚要触到她,就闪电一样缩回手去,自己扭头去看墙角。
  
  走路时,在热闹的街上,在幽静的小路上,总会有人在背后喊自己的名字,扭头看时会看到朋友热情的招手,有时会有人更亲切地拍自己的肩膀,回头也让人满是惊喜的,毕竟“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是我听过这样一种传闻,说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夜晚森林里,只能往前走,切莫不能回头。倘若你觉得有什么的东西趴肩膀上时,一定要往前跑,千万不能回头,后来听山民解释,说这里有一种狼,它先会两个爪子趴在你的肩上,你一回头,他就张嘴咬断了你的喉咙,而且速度非常快。不过,我经常走夜路,就从没有遇见过这般奇景。
  
  也许走路时有时会很危险的,记得以前教过我们历史的老师,时常微笑,却经常十分郑重的告诫我们几个爱吃糖的孩子,走路时嘴里不准含着棒棒糖,他说一旦不小心摔倒,会卡进喉咙的,十分危险。到现在,那位老师已经得了绝症去世了,她那时常挂在脸上的和蔼的微笑,也在我的记忆中渐渐淡去。但是,我每次走路看着调皮的小学生嘴里含着棒棒糖,在街上打闹,我就会微笑地走上前,劝阻他们从嘴里拿出棒棒糖来。
  
  在许多一段时间内,会有某种现象集中出现,比如走路时,尤其在拥挤的街上我就老是和某个路人面对面,挡着路,你往左闪,他也往左;你往右,他也往右;来回纠结,来回挡路,好像他和自己想的一样似的,两人肩膀左右晃,只为寻得一条出路。好在只有几秒的纠结,各自便缓和开了,走各自的路,也许这是擦肩而过的两个陌生人注定的缘分吧。但是,如果两个陌生人撞到一起,而且气急败坏了一方的话,一场口水战难免要拉开的。有一次,在超市的出口过道,人非常多,一个老妇人提着鸡蛋,一个穿着西服的青年,走路时正好两人撞到肩膀,鸡蛋磕碎两个。老妇人不愿意了,像机关枪一样说道起来,而且手指着年轻人说他走路不长眼,做人不厚道,鸡蛋碎了会怎么办,要损失了多少钱之类的话。年轻人一开始并不说话,帮老妇人捡了起来,道了歉,自以为没事了,便要转身离去。然而老妇人嘴里仍然絮絮叨叨,最后絮叨的不痛快,竟然开始大骂起来。围观了许多人,都在鄙夷的看着年轻人窃窃私语。年轻人走不出去,也气的满脸通红,也大叫道“——不知道是谁没看见谁呢!”围观来看热闹的人,有大人,有小孩,都来看这盛举。吵了许久,老妇人坐在地上不起来了,以至于最后打起滚儿来。后来超市大门的保安匆忙跑来调解,才将他们两人带到超市后面办公室去了。
  
  确实,走在路上,可以看见许多人和事。虽然人多的时候很热闹,让人欢喜,但有时也难免让人悲哀。在闹市区,总会看见趴着破布上磕头乞讨的老人和小孩,还有一些残疾人屁股上垫着滑板,手里攥着一大串飞舞的气球,只在路上滑来滑去很快乐很自在的样子。还有那些——拾荒者,傻子,过道里的弹吉他的人,甚至骗子,他们都走在路上,为了生存下去而活着,只是一天一天寂寞的过着日子。
  
  记得有在火车站,人都匆匆忙忙行走,我走在广场上去车站等车。一个黑油油脸的女人,穿着白格子上衣,一条蓝色牛仔裤,她只跑到我面前,随手硬塞个我一个纸袋子,里面是几瓶名牌洗发露。然后又向我说了一大堆动听的好话,说的我有些飘飘然了。然后她让我签了一张单子,写了姓名和手机号码,我以为她要送给我,或者说我以为是做活动的赠品。但是,她突然张口说了洗发水的价格,说是优惠的价格,现在记得大概30块吧。我惊讶了,不知说什么好,想退回去说不要了!但是看他在我面前站了快十分钟了,嘴巴不停地说好话,额头上都冒出汗来,突然不忍心和不好意思说了,但还是说:“自己只带了十块钱,不够买。”她眼珠一转,抽出两瓶洗发水,袋子里只剩一瓶了,被我拎着。说:“好吧,一瓶十块钱!”我顿时失语。
  
  然而走在路上的时候,倘若后面有亲人,我现在不敢自己走的太快的,因为我怕失去他们。因为“水有源,树有根。”,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有着真相和原因。起码,这于我而言是有着很大的痛苦的记忆。两年前,我带着刚从乡下妹妹独自去鱼鸟市场,那是妹妹十几岁,穿着粉红衣服,可怜可爱的样子。我俩走在路上,过了很多巷道,因为没有买到妹妹要的东西。心里也是很不好受,妹妹却也生气,撅着嘴慢慢的跟在后面,跟我无言的抗议。我叫她快点走,她不理我,叫了几次我便生气的不叫了,径直自己往前走。但是,有时候噩梦的来临完全在不经意间,我以为这是上帝跟我开的玩笑。但是就在这本以为她会害怕的跑来追我时,暗自得意时,她没有跟过来,我坐在椅子上等她,好久,她竟然还是没有跟过来,我跑回去找她,不见了!不见了!街上人来人往,太阳快落山了,接着整座城市陷入灰暗的夜色中,只有酒吧和商场早早亮起霓虹灯,到处都是陌生的人和车。
  
  我顿时开始害怕了,我疯狂地叫她的名字,见到岔道口的路人和环卫就问他们:“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粉红衣服的小女孩?”他们都纷纷摇头,眼神里充满不解。我就在妹妹丢失的巷道反复跑,叫喊着,伤心欲绝。想到:“我把妹妹丢了!妹妹是因为我而丢失的!即使我死了,我仍然是把妹妹弄丢的人!”而那时我没带手机,妹妹也没还没有手机的,我哭着跑到公共电话亭,抓出一把票子甩给老板,打电话回家,总怀着妹妹会独自走回家的希冀。然而家里人知道后,炸开了锅,因为现在天很黑了,妹妹没有回家。我绝望了——,自己走到一个没人的牙医院角落,悲伤地抱头痛哭起来。
  
  也许路上永远人来人往,大家为着各自的命运驱使着,奔劳着,仿佛为了能在未来获得暂时的喜悦和欢欣,但是当厄运来临,自我的愿望是那么简单永恒。失去的东西总想着去珍惜,但到头来,才发现即使在多么深微的世界里保持着冷静,也只在自我内心里徘徊和选择。我在路上徘徊叫喊,后来又打电话回家,才知道妹妹一个人独自回到了家,十分勇敢。问她是怎么知道路线的,她说是看路口的地图摸索回来的。我顿时松了口气,心里万分安详,真觉得世界那样纯洁安静,深蓝的夜空一轮金黄的圆月挂在云端,显得十分空灵。
  
  在商场门口走路时,会遇见一些年轻人手里捧着一叠传单在散发,然而他们是十分机灵的,要看着人发放并非见着人就硬往行人手里塞,但是,也有许多十分有意思的年轻人发传单,走在路上看他们戴着红帽子,十分有礼貌的招呼你,然后等到递过来传单时,常会说:“帮个忙收下吧,我们也是为了老板干活,发不完就回不了家,这传单有用就留着,没用就扔掉,没关系的。”当你收下时,他也还会很绅士的跟你说声“谢谢”。
  
  但是,最具有趣味的还是在乡下的黄泥路上走路,我的家乡到处是果树,所以土里含沙很多,在城市里躺在泥泞的路上走,也一定会沾了一脚泥巴,甩都甩不掉的。但是在我的老家的下雨天,泥巴从来不粘脚底,倘若光着脚丫才在积水的小路上,发现泥巴十分柔软细腻。由于土路凹凸不平,下雨积水,水流汇集成狭长的水潭连绵不绝的流到大池塘里去。倘若走在半途,用石块或砖头堵住截断水流,水就会在一面越积越多,这是小时候捉小鱼苗的妙法,有时捉到一只会十分高兴的养在玻璃罐子里,整天抱着看它在水里游来游去。有时走在池塘边上,会看见钓鱼的人坐在岸边,旁边放着塑料桶,里面放着蚯蚓和半桶水。我每次走过他们背后总是轻轻地猫着身子过去,生怕惊吓了水里的鱼儿,钓不上鱼来。
  
  虽然耗尽大半辈子走在路上看似荒唐,却大有荒唐的人在,记得明朝徐霞客写的什么游记上明明写,他从小立志登上五岳,还能说他不荒唐吗?然而上天喜欢让这样锲而不舍的人,所以才会名流千古。
  
  往事如烟,我们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或许充满坎坷曲折,但是,我坚信——只有行走在路上,才会有新的风景!新的希望
  
  小巴
  
  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记于晚上
  
  

编辑:天使
复制 更多
上一篇:从白草畔到百花山(游记)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深度阅读